Warning: iconv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string, array given in /aaa/m/17mb/class/function.php on line 14
第1029章 王的男人是我的大宝剑最新更新章节-TXT全集下载-看毛线手机阅读
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1029章 王的男人

    皇帝的眼神渐渐亮了起来。看1毛2线3中文网

    但很快,眼中的色彩就被狐疑和审视所取代。

    君王多疑,而他更是其中的极品。

    他缓缓道:“这难道是你计划好的?”

    元祖魔灵说道:“不,只是将计就计,原本的计划没有这么极端。”

    皇帝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根刺早已经扎下,毕竟今晚的大乱子和劣势都源于元祖魔灵的私下行动,这个不安分的剑灵竟然私下跑去见了孙朗……虽然被那小子一顿暴打踹了回来,但这种私自的行动依然勾起了皇帝的戒心。

    他不信任家奴,不信任子女,不信任外臣,又怎么会信任魔剑之灵?作为一个皇帝,他永远都不会将完全的信任赋予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今晚元祖魔灵的行动令他尤其不安。

    望着灵木黎那张老脸,他心中微微一沉,木曜剑圣的躯壳下隐藏着一个狡猾而难以揣度的灵魂,不知为何,他心中的不安和猜忌进一步扩大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它想瞒着我做些什么?

    难道它隐藏着什么我所不知道的图谋?

    难道它私下去见孙朗,是想与对方达成什么协议?

    不,应该不会。

    他别的不说,至少对孙朗的性格比较了解。

    那个疯狂的二臣贼子是如此执拗、如此骄傲,绝不会与元祖魔灵联手,他要亲手复仇,而且绝不会原谅任何一个仇人。

    联手也不可能联手的,连虚与委蛇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一个疯子,在大荒山如此局面下,居然拒绝了与天魔联手的提议,只身一人无差别砍杀战场上的所有生灵,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向整个世界宣战……而且他妈的居然被他做成了,大荒山三方乱战,孙朗、人类与天魔,而最终的胜利者居然是孤身一人的他。

    如此荒谬,如此可怖,如此……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疯狂而骄傲的人,又怎么会与他认定的敌人虚与委蛇?

    至少在这一方面,皇帝是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正如他不担心天策会重新投入孙朗的怀抱。

    诗儿不会后悔,孙朗不会宽恕。

    这二人……原本就是这样的性子。

    可元祖魔灵的异常举动还是让他心存疑虑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突然想起了孙朗的名言之一——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

    这句话中蕴含着狂热的种族主义倾向和大国沙文主义色彩,是战帅贾瑛最具知名度的名言之一,深受鹰派们的追捧和赞同,就连皇帝都不得不承认这话非常有道理,极其中肯,简直是国家外交的指导方针。

    他有一万个理由怀疑和提防元祖魔灵。

    但也有一万零一个理由与他继续联手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的长生之梦是一方面,孙朗咄咄逼人的压力是另一方面。

    他不仅要利用魔灵达成他的长生之梦,也要利用对方对抗孙朗,那是帝国有史以来最有破坏力、最危险的敌人,想要战胜孙朗,不仅需要整个国家的力量,还需要元祖魔剑的帝兵之灵作为协助,后者是最有可能击败孙朗的强者,也是最了解孙朗破绽弱点的强者。wap.kanmaoxian.com

    毕竟当年的他,险些就成功了。

    皇帝沉吟片刻,淡淡道:“你应该知道,孙朗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类似的话,你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。”元祖魔灵讲道,“我知道你心中的怀疑和不满,我对此无话可说,因为确实是我的失误导致了今晚的乱子和被动,我感到很抱歉,也愿意负起责任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:“灵木黎的躯壳,你随时可以收回和处置。”

    皇帝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元祖魔灵继续道:“孙朗是大敌,是我们共同的敌人,我们也有共同的利益,越在这个危险的时候,越要摒弃心中的杂念,否则就会被孙朗所趁。”

    皇帝慢慢地点头: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元祖魔灵确实没有跟孙朗联手的可能性,那个疯子是不会放过它的。

    至于魔灵有没有什么私心……也许有,但无伤大雅,因为早在几百年前,帝国的先祖们已经驯服了这一柄魔剑,布置了万无一失的禁制,用以镇压国运,数百年来没有出过一次纰漏,它是无法背叛的。

    否则,以皇室代代相传的秘法,毁掉它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还有本能般的提防,但皇帝的戒心还是慢慢消退,他说道:“假如我们宣布镇国剑圣的‘死讯’,并且要选拔新的土曜剑主,孙朗这厮又来横插一杠,应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元祖魔灵不假思索道:“火曜和金曜都在他的手里,又有什么资格竞争镇国剑圣?就算我们不反对,其他朝堂势力也会站在他的对立面,太贪心是要被群起攻之的,堂堂镇国剑圣之位,意味着何等雄厚的政治资本,任谁都要抢破头的,孙朗要争,反而落入我们的下怀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