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readx()    年轻人打开房门,随手将外套朝沙发上一扔,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,慵懒的躺在床上,掏出了手机开始滑屏。看‘毛.线、中.文、网

    他叫张冠,一个普通的单身狗。

    张冠在体育局工作,属于那种工作清闲工资不高的岗位,平日里上班偷着炒炒股,下班回家打游戏,再加上张冠家庭经济条件尚可,吃穿不愁,平日里日子过得也算是滋润。

    玩手游已经成了最近一段时间张冠最大的爱好,此刻他捧着手机,搜索者最近新出的一些手游的评价。

    突然间,手机屏幕完全黑了下来,张冠皱了皱眉头,按了按启动键,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死机了,这国产手机一直都挺靠谱的啊,今天这是怎么了。”张冠正准备重启手机,却发现屏幕突然亮了。

    一行字幕出现在手机屏幕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成为全能运动员吗?”

    张冠愣了愣,估摸着这是某个游戏的链接,心中暗骂手机里装的安全软件连个广告都屏蔽不了,但手指却不自主的按下了“确认”的按钮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张冠觉得一阵眩晕,紧接着眼前一片漆黑,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冠缓缓睁开眼睛,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容出现在他眼前。他仔细的辨认了一番,这是自己高中时就关系不错的好友胡希。

    “你是胡希?你剃胡子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是我!剃胡子?你晕糊涂了吧!”胡希将一瓶矿泉水递到张冠嘴边,接着说道:“你总算是醒了,刚才可是吓坏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张冠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中暑晕倒了。”胡希话音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你的考序已经过去了,不过监考老师说既然你情况特殊,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,让你再最后一组重新考一次。”

    张冠微微一愣,觉得这段对话仿佛似曾相识一般。他坐起身来,望向周围,表情突然剧变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梦的吧!”张冠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,发觉并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“胡希,我几岁?”张冠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中暑糊涂了吧。咱俩都是十七岁啊!”杜东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二级的考试?”张冠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!”胡希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张冠深吸一口气,心中的想法得到了证实,他真的回到了十七岁。

    张冠高中的时候学习不好,而当时的各个高中为了提高大学的录取率,“鼓励”高二年级学习不好的学生发挥“特长”,说白了就是让一些学渣去练体育学和艺术,让他们参加体育类或艺术类的招考,只要体育或艺术的专业科目考试过了,即便是文化成绩低也能被录取,从而也提高的学校的大学录取率。wap.kanmaoxian.com

    张冠就是其中的一员,十七岁的他有着一米八八的身高,哪怕是在北方城市也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个子,也正因如此班主任推荐他去练体育,而且是选择了体育科目中最适合初学者也最能速成的短跑项目。

    在张冠开始练体育后不久,正好赶上当年体育局举办的二级运动员达标测试,按照当时的高考规则,国家二级运动员可以在高考中降低二十分录取,同时很多高校招录体育类考生,也要求这一类的资格,因此对当时的体育生来讲,一个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资格证能够对高考的带来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张冠原本的经历中,这次自己并没有通过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测试,反倒是好友胡希成功通过了考试。在这次考试中,张冠竟然在考前中暑晕倒了,当时还只是五月,距离盛夏还早的很,他也是近十年来唯一一个中暑晕倒的考生。当日的主考鉴于他中暑晕倒是一个意外,因此给与他一个补考的机会,安排他在最后一场参加考试,结果他的成绩惨不忍睹,连平日里的正常水平都没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年的时候,又经过一年训练的张冠才成功通过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测试,而后高考也只是被本地的一所二本大学录取,之后大学毕业后运气好考了个事业单位,过上了那种平庸但很滋润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我竟然回到了十七岁!”张冠望着周围一张张年轻的面容,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思绪回到现实中,周围等待参考的人越来越少,张冠知道,最后一场的考试马上就要开始了,他即将上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通道入口,一群运动员们陆陆续续的走出运动员通道。

    他们是省田径队的运动员,这个场地原本是他们的训练场,但因为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测试借用了这块场地,因此之前他们都待在健身房里练器材,如今考试即将结束,他们也准备回到场地开始训练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专业的运动员,不少人都曾在国家的赛事中取得过成绩,期中不乏有运动健将级别的运动员存在,因此眼前的这群考生在他们看来是一群不折不扣的菜鸟,他们也忙里偷闲的在互相调侃着考生们的表现。

    一名六十多岁的老者站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